观察 德国队欧洲杯23人名单呼之欲出问号只剩下三四个

究竟哪些球员会最终入选欧洲杯大名单?通过这两场比赛的用人情况,再结合纳帅上述言论,我们可以大致预测一下。

经历两场结果成功而且内容也大致令人满意的友谊赛之后,已经折腾了一年多的德国队似乎总算为不到3个月后就要举行的本土欧洲杯做好了准备。接手球队仅仅半年的少帅纳格尔斯曼也明确表示,这次入选的26名球员中的绝大部分会留在欧洲杯23人大名单里,“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在夏天更换10或5名球员,这是肯定的是。如果没有人受伤的话,也许会换一两个人。”那么,究竟哪些球员会最终入选欧洲杯大名单?通过这两场比赛的用人情况,再结合纳帅上述言论,我们可以大致预测一下。

首先,对法国和荷兰这两场比赛的首发11人是肯定入选的(排除伤病等意外因素),他们是特尔斯特根、基米希、吕迪格、若纳唐·塔、米特尔施泰特、安德里希、克罗斯、穆西亚拉、京多安、维尔茨和哈弗茨。尽管前队长诺伊尔在回归后又因伤退出,但纳格尔斯曼已明确表示,这并不会改变他将在欧洲杯上任命诺伊尔为一门的决定。因此,诺伊尔替换特尔斯特根之后,就是目前情况下最有可能的主力阵容。

诺伊尔和特尔斯特根之后,莱诺、鲍曼以及此次(因状态下滑)落选的特拉普,将竞争三门位置。勒夫任内,莱诺和特拉普轮流当三门,莱诺进了2016年欧洲杯23人名单,特拉普则进了2018年世界杯名单。到了上届欧洲杯,由于特尔斯特根伤缺,莱诺和特拉普一同入选。卡塔尔世界杯时,弗利克选择了特拉普。本赛季,特拉普的状态确实有明显下滑,而莱诺和鲍曼的状况相似,都是在一支防守水平一般的中游球队里持续经受考验。相比于从2020年9月首次入选国家队以来至今都没有获得出场机会的鲍曼,2015年就入队且出场9次的莱诺显然拥有一定优势。

后卫替补里面,左右两边都可以踢的亨里克斯优势明显,可以锁定一个席位,而且他仍有机会在主力左后卫的竞争中挑战攻强守弱的新人米特尔施泰特。

假如纳格尔斯曼每个位置都准备一个替补,那么至少还需要两个中卫和一个边后卫。此次大名单,纳帅在两个替补中卫位置选择了罗宾·科赫和安东,一个是自从上届欧洲杯后就暂别国家队的边缘人,一个是新人,两人都没有大赛出场经验。而且安东只在对法国时第89分钟替下克罗斯踢了几分钟后腰,而科赫则两场都坐板凳。要是吕迪格和若纳唐·塔在欧洲杯上有什么三长两短,靠科赫或安东临危受命实在太冒险了,何况塔也从未参加过世界杯或欧洲杯(只是入选过2016年欧洲杯23人名单但没有出场,过去3届大赛都落选大名单)。

因此在我看来,纳格尔斯曼最终还得带上一个有经验的备胎,在多特蒙德已经习惯于这个角色的胡梅尔斯是最合适的人选,而科赫和安东择其一即可,或者最终带上5个中后卫,而边后卫替补只带亨里克斯一个,毕竟安东也可以踢右后卫。劳姆最终能否以替补左后卫身份入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纳帅会否在中卫位置多带一人。而就算只带4个中卫,在4231里只能踢左后卫的劳姆也未必能挤进名单,毕竟哈弗茨在特殊情况下踢左后卫的效果公认不错,即已经有“2.5个”左后卫,未必要在这个位置上继续堆人,只适应三中卫体系的戈森斯已然没戏。

双后腰在克罗斯和安德里希身后,帕斯卡尔·格罗斯是必然的第3人选,京多安也可以撤回来,加上基米希、安东和科赫都可以踢6号位,其实已经完全够数,此次首次入选却又因扁桃体发炎无法报到的新秀亚历山大·帕夫洛维奇,以及另一名拜仁中场戈雷茨卡要搭上末班车难度不小。戈雷茨卡的情况非常特殊,他并非像一众落选的多特蒙德球员那样有状态问题,而且在国家队中也有相对重要的地位,落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纳帅更需要一个甘当绿叶的工兵站在克罗斯和京多安身边,以让球队达到更好的战术和角色平衡。

卡塔尔世界杯上,弗利克的一大败笔就是在京多安、基米希和戈雷茨卡这个3选2的问题上犹豫不决。首战对日本,弗利克一番思想斗争过后选择了基米希和京多安(那部纪录片《孤注一掷》里也有提及这个内容)。结果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他在第67分钟莫名其妙地用戈雷茨卡换下点球首开纪录的京多安,直接导致球队在最后半小时内场面失控,并最终惨遭逆转。这次换人在队内和外界眼中都是明显为了安抚戈雷茨卡而做,完全属于自废武功。

随后对阵西班牙,弗利克干脆让3人一同首发,将京多安推到10号位。但京多安踢得很糟,而第70分钟用萨内将其换下是重要的转折点。到了末轮对哥斯达黎加,弗利克又突然把基米希放到右后卫,让京多安跟戈雷茨卡组成双后腰。结果半场过后,弗利克又自我否定,用右后卫克洛斯特曼换下戈雷茨卡,让基米希回到6号位。下半场踢了10分钟,京多安也被拿掉,上了菲尔克鲁格。

有鉴于此,纳格尔斯曼很有可能会避免重蹈覆辙而放弃戈雷茨卡。通过最近两场比赛不难看出,纳帅已经较好地解决了克罗斯、京多安和基米希共存的问题。他巧妙地将三个大佬分隔开,使得三人不会争夺球权:克罗斯负责在中后场中路以及左路出球,京多安负责串联中前场,而基米希则主管右路。安德里希(格罗斯)在这个“球权三角区”负责简单过渡,这种平衡应该是纳格尔斯曼所喜欢的,要是又重新把它打破并不明智。

其实戈雷茨卡是擅长无球的类型,技术特点上也可以满足纳帅要求,而且职业生涯至今他的大场面表现有口皆碑,关键时刻还能发挥后插上射门的威力(上届欧洲杯小组赛末轮对匈牙利就是他替补救主),只是他和京多安之间始终不来电,去年11月对奥地利一战两人搭档双后腰的效果也是糟糕透顶。我个人是倾向于继续带上戈雷茨卡,但前提是他要接受明确的替补角色,不能因为连续坐板凳就发牢骚,影响更衣室气氛。

此外,戈雷茨卡近期在拜仁所踢的位置,跟克罗斯回国家队后这两场的位置基本相同,即后场组织时会退到防线变成左中卫。从这个角度来看,带上戈雷茨卡还是很有意义的,也比带上擅长持球的帕夫洛维奇有意义得多。假如最终只带4个6号或8号位球员,那么多出来的名额就会留给第5中卫或替补左后卫。

前场人选众多。此次因停赛落选的萨内近期受到热议,但从纳帅特意邀请他在周二到球队感受气氛就可以明确看出,这位冬歇期后状态低迷的拜仁大将还是会最终入选。菲尔克鲁格尽管最近两场都是替补,但绝对是目前阵中最强9号,老将穆勒既可以充当9号位备胎,也可以在自己最擅长的影锋或右内锋位置上发挥作用(这两场替补出场后都表现抢眼),菲里希则是阵中唯一的经典边锋,是球队的重要后手,这3人都是必然入选。此次落选的约纳斯·霍夫曼和布兰特顺位明显处在维尔茨、穆西亚拉、哈弗茨、萨内、穆勒和菲里希之后,除非前面几个出现什么意外,否则他俩很难搭上末班车了。

最后一个名额,理应留给一个9号位球员,竞争应该会在最近3个国际比赛周先后首次入选的凯文·贝伦斯、杜克施、温达夫和马克西米利安·拜尔之间展开。而按照纳帅的说法,谁在赛季冲刺阶段状态好,谁的机会就最大。从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效力于德甲第3名斯图加特且以14球领跑德甲本土射手榜的温达夫优势明显。温达夫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可以踢多个位置,影锋、边锋或10号位都胜任。对于大赛来说,带上这样的多面手是非常重要的。

最近刚复出并在德甲连场进球的格纳布里还有戏吗?要是能在接下来的欧冠大杀四方,以及在德甲保持进球势头,他还是会有在最后一个弯道超车的希望。毕竟相比于几位“没见过世面”的对手,格纳布里无论是世界杯和欧洲杯(包括奥运会),还是欧冠经验(以及大场面发挥)都摆在那里。

本刊将包含中超新赛季16队详尽信息,包括各队官方报名表、全家福、球员头像资料、教练组信息,冬季转会窗各队人员变化详解,并邀请各跟队记者对新赛季进行权威解读和分析。本刊附全年赛历以及各比赛场地介绍。现已到货,欢迎下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